95zz88.net--我要个性签名网_58同城宜宾分类信息网

95zz88.net

来源:健康养生知识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7年08月08日 15:41

  万贞没有看他,目光落在正中宽大的御座上,眉眼淡漠,神态冷清。她的五官轮廓鲜明,此时肃静下来,就有一股冬日的冰棱似的凛烈锋锐。

  周太后破口大骂:“生个孩子还偷偷摸摸,怎么,你是怀疑我害了你的长子,防备我?万宸妃那贱人暗算了我,她生的那几个小畜生,我都忍了没追究。我还会对你的孩子下毒手?你就这么看我这做娘的不顺眼?”

  能让于谦破例临夜入宫,这事情肯定小不了,这是句废话。景泰帝略一沉吟,摆手道:“快请首辅便殿安坐上茶,朕随后就来。”

  他是仁寿宫的大总管,办的事要是光明正大,哪用着找这么偏僻的地方?万贞眉尾一扬,嗯了一声:“没什么事,你突然打宫女的脸?”

  沂王有些得意的回答:“我是找你的旧友吴扫金、全福大使他们打听消息,查到你被囚在这里,所以就来了啊!”

  王纶催他们:“快写!太子爷这事已经闹得够大,要想让东宫脱出身来,只有让事情闹得越大越好!这两人要是真合在一起对东宫不利,逼得皇爷回护太子爷,那才叫坏事变好事!”

  往常他做什么时候,都要万贞陪着才有安全感,连睡觉也一定要万贞在旁边陪着才肯入睡。但这天晚上他洗澡时,万贞拿衣服进浴室,他忽然整个身体都缩进了浴池里,只露出个小脑袋,冲她喊:“你……你……别过来啦!”

  万贞创业时受的挤兑多了去了,只是挨个七十几岁的老人家说教几句啐,又不痛不痒,垂手等他骂完了才恭恭敬敬地说:“大宗伯息怒,非是奴等妄为。实是殿下年龄虽幼,却有敬上分忧之心,听闻近日军资不足,便尽倾东宫钱财,筹集了一批棉花、布匹、粮食、煤炭、柴火,想进献皇爷,以表孝心。”

  万贞想了又想,她的历史知识来源本就限于初中高中课本学过的考点,再加上时间冲刷,还能有几件特别重大的历史事件的印象就不错了,哪能想出这仗能不能打?但在宫外办了几年外差,对民间风议的了解,还是让她觉得这仗应该是能打的:“陛下,您也是在民间游玩过,自然明白皇城根下的老百姓对瓦刺那边的人抱着什么心态的。您想啊,瓦刺说起来是元蒙之后,但在老百姓看来,基本就是家门口一群时不时要来讨点东西走的叫花子。心目中的叫花子要进屋里抢自家的东西,做自己的主人,京师的老百姓能服气?现在他们被边关新败,上皇被俘的消息吓呆了,当然害怕,可只要缓过这阵劲了,他们是肯定要反抗的。”

  万贞对于周贵妃的遭遇不以为然,只是有些担心小皇子会不会因此而受到不利影响。不过这点担心,也很快就消失了——钱皇后抱养皇长子后的第三天,就带着重庆公主和小皇子来了仁寿宫给太后请安。

  尤其是皇后无子,无论出于礼法宗制,还是为了国祚延续的稳定,皇长子都只能由皇后抱着受礼。

  她从被掳来就一直顺从行事,从来没有这样决绝的姿态,石彪啧了一声,道:“行了,行了,我给你解绳子,放你自己去,行吧?”

  万贞很少来太子寝宫,没有留意过这个窗口能看到什么,更不知道太子会在每日课间,跑到这里来眺望东门,目送她出宫,目接她回来。

  朱祁钰于烦恼中收到她这略带犹豫的眼神,忍不住瞪了她一眼,微微撇嘴道,小声嘀咕:“瞧那被哄得身家性命都舍得的傻样,没准人家是被人教熟了专门用来笼络你这大傻子的。”

  

  万贞耳力灵敏,一听这声音是夏时的,便转头看了一眼,正见夏时抬手打了他面前的小宫女两掌。那小宫女不敢躲避,却也没有低头求饶,只是站着不动。

  此时太子想拉着她离开,她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手,想将他甩开。但太子紧抓着她的手不放,回头看着她,喑声道:“你答应过!不得允许,不会离开!”

  

  万贞沉默不语,景泰帝也不说话,殿中只有宫人轻柔的举动带起的些许细碎声音。

  王纶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连忙道:“万侍放心,您与梁公公来往办差,咱家在宫中一定将殿下侍候得妥妥帖帖,不让您为家里操半点心。”

  饶是她日常对太子再怎么亲近信任,但在这关乎性命的隐密泄露危机之前,也不由得震惊慌乱,回头问太子:“他怎么跟你说我的?”

  万贞得了工具,便将已经荒芜的花圃和角落拨去野草荆棘,把院子里积淤的地方锄平,把淤泥草灰混成肥料,在新开的菜畦里精耕细作。晴时浇水,雨时排淤,晨昏捉虫,勤来除草,过起了田园生活。

  万贞伸着手指戏弄小皇子玩耍,但小皇子玩的时间已经不短了,这时候呵欠连连,哼哼唧唧的撒了泡尿,任她怎么逗也不肯回应,趴在她臂弯里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孙太后嗔道:“祖母刚听到你落水的消息时,吓得头晕眼花。要不是听说贞儿及时下水救你,祖母这条老命哟,非被你吓去半条不可。”

  万贞哭笑不得,叹道:“娘娘,你别这样!奴受不起!”

  

  “是。”太子回答了,迟疑一下,问:“父皇,儿臣原来的刘先生他们,是冒着大风险为儿臣启蒙的。儿臣如今做了太子,应该回报,可以将他们召到东宫任职吗?”

  孙太后连夜带着小皇子从仁寿宫搬到坤宁宫,以便就近接收前朝传来的消息。在她的下首,坐着的是仁寿宫平时很少出现在人前的吴贤太妃。

  但现在她们服侍周贵妃的动作,却是十分熟练,连旁边的宫女也没有替手的意思,显见这活她们平时也是常干的。她们是皇长子的乳母,现在却连周贵妃的近身事务也一并做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  无论是被气晕了,还是打摆子,都不是好听的名声。万贞尴尬不已,连忙道:“娘娘误会了,姐妹们是拿奴耍笑呢!奴就是前段时间忙了点儿,加上天气太热,有点中暑。”

编辑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anpu11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