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仕ms888.com--爱我大兴青年社区网_大闽社区

明仕ms888.com

来源:健康养生知识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7年08月08日 15:41

  小太子听到钱皇后生病,连忙问:“母后也请了御医看病吗?”

  万贞深吸了口气,对他挥了挥手,双腿一夹马腹,纵骑而去。

  十来岁的少年,已经快到万贞的肩膀高了。虽然仍旧有些单薄文弱,但面如冠玉,鬓如鸦羽,眉弯目明,脂鼻丹唇。他肩正腰直的站在修竹掩映的廊芜前,仿佛春天里初初探出头来的一枝新芽,活泛泛的,嫩生生的,充满了让人惊喜的鲜丽。

  因此结了菜户的宦官带浑家出宫游玩一天,甚至在外面置产业住上两天,只要不误差事,孙太后都不会说什么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放过去了。

  因此这父子俩目的虽然不同,但采用的办法却都基本一致,都含糊了万贞的身份。逯杲虽然出了主意,算是最知情的人之一,但他也没想真把太子得罪死,此时用“东宫上下人等平安”一句,就将所有人和事都包含进去了,没有指名道姓。

  孙太后年前才得了大孙子,今天看女儿红光满面,肚子也开始鼓起来了,更是欢喜。母女俩差不多三个月没见,自然有无数私房话儿要说,直到外面圣驾回返禁宫的仪仗声远远传来,孙太后才问女儿:“要不,今晚你就在宫中与母后一并安寝?”

  万贞才打开房门,外面已经传来阵阵喧嚣咒骂,混着人群的惊叫,桌椅碗碟落地的巨响乱成一片。却是整座会馆的前后,都有蒙古人堵门搜人。万贞带着太子出来,迎面便碰上一个灰衣汉子。

  躲在四周悄悄往外看的人群,见到这一大一小端正堂皇的姿势,心中忽然都生出一股念头来:这可不像盗贼,难道他们真的是太子和东宫侍长?

  她在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,脸上却浮出如释重负的笑来,道:“殿下多年在宫中读书,除了大节,少有空闲。春游秋狩参加的次数也不多,既然皇爷允许,那咱们便在外面好好玩几天,然后再去西山行宫接皇娘她们回宫。”

  少年接过果子看了看,突然问:“喂,你刚才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?”

  那太监嘿嘿一笑,挥鞭指点了一下小马辇旁边的紫衣御者,道:“马辇坏了,还不赶紧先把太子殿下领到路边稍歇,重找一辆车供用?呆站着,吃干饭的?”

  太子居东宫数年,勤勉好学,举动有度,并无过错。最大的把柄是当年擅令两关守将闭门,但那又是皇帝自己做的局,真拿出来用,未免太过不仁不慈。皇帝找了一遍废位的理由,没有找到,就将东宫的侍讲学士刘珝、倪谦叫来,问太子的过错。

  少年难得占到她的上风,得意洋洋的走了。

  会馆的大师傅正在为外面的客商做菜,哪有功夫来帮她煮这费劲的东西,直接道:“客官,我们忙得抽不开身。您这要求精细,不如拿了风炉去,自己煮。”

  少年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叛逆的话,目瞪口呆的喃道:“有什么要紧?有什么要紧?”

  钱皇后知道丈夫一心易储的根由,不禁垂泪,泣道:“皇爷,当年郕王在位,为了太子废立,尚且物议汹汹。何况如今天下安定,群臣岂能坐视您废长立幼?天命若此,何必强求?”

  万贞怔了怔,忽然一笑,道:“陛下,我觉得您想错方向了。真正的难处不在北边回不回来,而在于……将来归谁。”

  朱见深心中大恸,忍泪道:“这样的福分,我们会一直都有的!孩子也还会再来的!”

  作为被3dmax光影效果俱全大片熏陶过的现代人,万贞看到这种画面,除了时空错乱的惊讶,就是好奇,忍不住走近了些,伸手去摸裙板上的影像。不出所料,她的手伸出去,那影像就落在了她手掌上。

  她能坦然谈论这种事,反而是景泰帝在上面吃过亏,不如她从容,黑着脸道:“准不准,御医看过才算!何况……纵然你和杜箴言在一起不能生,那也不能定就是你的错。没准是杜箴言那穷酸身体不行,带累的你。”

  万贞哪管什么佛法道法,她只是想要回去而已。尤其是从匈钵大和尚嘴里确定了自己来到这里,不是偶然,而是有人力插手,就更让她坚定了寻求回乡之路的决心。

  宦官没了香火根,特别在意被人骂相关的字眼。万贞这一骂,康家叔侄脸色齐变。康友贵本是个混混,仗着叔父的势力在新南厂作威作福惯了,少点眼力,却有股横劲,见事情败露,居然一不做,二不休的发横,翻腕亮出柄手叉来,狞声道:“小贱人,敢骂我叔父,想死吗?”

  朱祁钰被她笑得没了脾气,指着她笑骂:“你想得可真好!就算是我,也难免有自身难保的时候,何况你隔那么远,如何能保一定护得万全?”

  但沂王落水的事实之前,万贞已经完全无法信任景泰帝,解开腰带,扯断霞帔和袍服的扣索,顺着他拉扯的反方向一挣,纵身跃下了楼船,一头扎进湖里。

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命运无常难定

  家人接服役的女子出宫是最名正言顺的途径,万贞与这身体的父母兄弟虽然没有感情,但有此一利,也值得冒些风险:“真找到人了,你也先看看他们的人品性情,父兄在这时代对女子的权力太大。若是人品差劲,性情狭隘,只会添麻烦,那就有不如无。”

  

  万贞见他衣饰整洁,星冠羽袍的,颔下还留着一小丛胡须,俨然有了些道派高人的气度,便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哟,致虚小弟长大了呀!”

  虽说景泰帝至今不过二十六岁,年纪尚轻,看上去子嗣之事似乎并不着紧。但朝野间却隐隐有种天命仍在上皇父子身上,见济薨逝,实属德不配位,自招其祸的感觉。

  如果这少年真按她说的,以诚相待,没有得到回应,还被人笑话,那她还真是做了孽了。

编辑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anpu11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